首页 > 求娶敌国小侯爷 > 第184章 果然如此,珩靖靖还是一如既往,月白风清

我的书架

第184章 果然如此,珩靖靖还是一如既往,月白风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国-边城-将军府】
“军爷,是欺负人家上不去?”
捻着丝绢的手指,朝司徒苍羽虚虚甩了两下。
化骨的调子,司徒苍羽听了一耳朵,眉心快拧成一团。
“既然是将军府,姑娘更当规行矩步。” 司徒苍羽扭头朝另一端大门瞧去。
“哦...军爷倒是说说,本姑娘哪儿不规行矩步,又或是放浪形骸了。”
说话间,踱步朝假山处走。
司徒苍羽心里一沉,这见人就扑的毛病更盛当年,得想办法先离开才行。
余光朝着墙外一瞥,也顾不上眼前人会不会再哭眼抹泪,纵身一跃,出了围墙。
天高云淡,晚霞满天。
司徒苍羽进屋沐浴换了身干爽袍子,想起方才那一幕,甚是可怕。
“柯王爷在府,今晚邀青灼姑娘晚膳作。”
老管家应声 “那何时安排?”
“以后再说,等柯王爷走后再做打算,另外,吩咐丫鬟和家将,没什么事,青灼姑娘别往前院和南院这边来。”
老管家一一应下,迟疑开口 “主子,柯王爷从你走后,一直在茶室苦坐,至今未移动半分。”
司徒苍羽眉心微动,刮了下鼻梁,须臾道 “请柯王殿下膳厅用膳。”
老管家退下后,江川跟着进屋 “主子,小瑶刚到卫都城,要传信吗?”
司徒苍羽理边挽袖口,边朝外走 “让她打听打听,小琳在名苑楼都做了什么,还有青灼又是怎么从名苑楼出来的。”
“青灼?”
司徒苍羽冷笑一声 “小琳,给她自己找的将军夫人。”
江川没听懂这话意思,什么叫小琳给自己找的将军夫人。不过将军夫人这几个字,他实在是喜欢不上。
“主子,属下进院就听府中奴才有所非议,莫名领女子入府,恐有损主子清誉。”
司徒苍羽听这话很是怪异,清誉?他有过这东西吗?
“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江川心口一致 “给些银子,打发走为好。”
司徒苍羽边走边沉思,青灼身世可怜,好不容易从名苑楼出来,还能去哪儿,若匍匐在府邸大门,肝肠寸断半的泪如泉涌...
转念又想,府上也不差她一口饭,自己那点清誉,从入西北开始就没了,何必为难这么命苦的姑娘。
摇了摇头 “算了,让她住下。”
“对了,柯王爷来府,是为了给小郡主寻师,这件事你知道就行,别告诉各大营。”
江川微一颔首,脱口而出 “小郡主委实可怜。”
司徒苍羽转身告诫 “这话,不许再说第二次。”
江川自知失言,低头噤了声。
司徒苍羽到膳厅后,柯王后一步也到了。
膳厅的下人多,下午的话这会儿不适合在挑出来说。
司徒苍羽挑了些边城新修建政事,以及五大营日常琐事,当做闲谈。
柯王爷从容又云淡风轻,和煦挂笑,一点也没有在茶室的急迫。
用过晚饭后,司徒苍羽撤了南院家将下人,整座南院只剩下二人。
月光如水,南院菊花正开得热烈,秋风随意撩拨,空气便弥漫着淡淡菊香,清新而沁人心脾。
“王爷,还是早些回西南,以免太子殿下挂心。”
留在边城多一天,柯王爷就危险一分,司徒苍羽太清楚这一点,柯王自己也清楚。
“王爷,都说靖北候性情怪张,就算你带兵侵扰卫国边陲,也不一定能见着此人。退一万步,若就算见着此人,他凭什么不计较你扰乱边陲,还甘愿收小郡主为徒。”
“既然,你早就知道他对北疆以及周边小国的手段,此等卓绝的人,想收徒,怎会随意...”
柯王一言不发,步伐从容,像是没听见旁人说话,神态有些落寞。
两人沉默走了一段,倏地 “没考虑那么多,就当孤注一掷吧,苍羽,小娃娃实在可怜。”
一字一句地沉音,最后一句犹如浸入雪水令人寒。
“王爷,先为君臣,后为亲属。这事儿太子殿下若不点头,就算你将小郡主带去海域外邦,依旧不过一道圣旨的事。”
柯王爷苦笑一声,“本王怎会不知,只是不愿看他坠入呻吟,蜉蝣撼树般想拦上一拦。” 头望星河,深深吐出一口长气 “本王所求之物总是天不遂愿,固执成了孑然一身,生死不惧,唯恐彼祸。”
唯恐彼祸....司徒苍羽心里猛然一惊,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拍了一下。
带着几分迟疑和笃定开口 “王爷是担忧太子殿下?”
柯王垂眸看向他,双眸满是破碎星河。
良久,挤出一抹难看的笑意 “苍羽,陪我去写信吧。”
司徒苍羽颔首,阵阵夜菊香扑鼻,紧扣的心弦似乎跟着松动。
柯王大笑,边走边吟唱:“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寂静的夜晚,声音清脆又孤寂。
司徒苍羽跟在后面,这一刻,他似乎懂了什么是眷恋,什么是朝暮如三秋兮。

很想珩靖靖,比任何时候都要想,一种新的东西,开始向外滋生。
破壳了,不久的将来,会藤蔓肆虐,直到捆住他,淹没他,绞杀他...
柯王爷一连写了十几封拜帖,每一封都不一样。
字字诚恳,句句倾心吐胆。
司徒苍羽深知机会渺茫,还是执笔写了一封书信,与拜帖放在一起。
次日,十几份拜帖从清晨到日落,每隔两个时辰送一封出去。
柯王坐在书房执笔又书写下一封。
司徒苍羽管不住他,只当消遣,吩咐下人一切安排妥当。
小琳在正堂跪了一天一夜,司徒苍羽走上前逗她,问她饿不饿。
这回,人倒是乖巧了不少,肚子咕咕叫也摇头说不饿,还十分懂事当面起誓,再也不踏出将军府半步。
柯王再府,司徒苍羽无法去别处,陪着人在府上等消息。
送第一封拜帖的亲卫回来禀报,靖北侯府只收了一同递上去司徒苍羽那封信笺,拜帖原封不动退了回来。
第二封...第三封...第十六封...后面的拜帖都原封不动退了回来。
“回将军,靖北候府的下人,开府门后听到起初还听属下禀明来意,再关门,后面去的兄弟,直接是看见拜帖就关了府门,倨傲无礼得很。”
亲卫的话,司徒苍羽听了一耳,在柯王看不见的地方,克制憋着笑。
果然如此,珩靖靖还是一如既往,月白风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