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求娶敌国小侯爷 > 第167章 是想银子想魔障了...

我的书架

第167章 是想银子想魔障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梁国-边城-将军府】
幻聪和冯珍珠两人,昼夜不分,忙碌了近一旬,终于把南,北两条商道,详细理了出来。
南面商道从梁国楚城出发,汇入齐国、蜀国、苗国、载国,最后由奢比国入齐国,齐国从梁国边陲无涯峰进入楚城,全程主经过五十三座大小城池。
北方商道同样从楚城出发,从边城无涯峰入北疆异族,雪国、草原、戈壁等部落,一路到达浮于国、许国、韩国,从韩国雀城和卫国幽谷峰交接地,外通往海域,内可从卫国入梁国。全程主经过八十九座大小城池。
两条商道不仅要把路线跑通,来、返商道上的驿站,客栈枢纽都是需要提早安排的。
虽然冯氏家族和幻聪手上的资产,算是当今各国商贾中的翘楚,但也无法将商道路上的买卖建设都张罗齐全。
两人计划,亲自带着两千名铁骑,先跑一遍北边的商道,北边的地貌辽阔,北疆部落异族更是数不胜数,又雀城和幽谷峰,还连接海域,无论是时间和困难肯定远超于南边的路线。
等北方的商道跑一遍后,在带着一千骑兵,建立南方的商道,届时北方商贸逐步兴起,货物贸易逐步朝楚城靠拢,冯氏家族迁居楚城,异国新秀商贾定居楚城。
初步的方略路线规划完毕后,两人倒在床上大睡了一天。
次日,刚天微亮,两人就抱着一摞图纸,站在司徒苍羽的院儿里。
司徒苍羽一边吃着萝卜糕,一边听两人仔仔细细的讲解,两条路线的起始和途经城池,以及每个异国,每座城池所盛产的物品买卖。
从清晨到日上三竿,轮番讲解的两人,茶水喝了一壶又一壶,终于算是把路线完完本本的讲解完毕了。
司徒苍羽其实对两条商道的路线并没多少要干预的意思,之所以要知道商道的具体路线,完全是想看二人对于这件事情的把握有多少。
铁骑士兵与普通商贩不同,通常目标明确,厉兵秣马,听令行事。
“司徒将军,两条商道路线有何指教?” 幻聪舔着脸问。
冯珍珠的性子其实和幻聪相差无几,不过从那日见过司徒苍羽杀伐铁血的将军气场后,后面几次见面都乖得不像话,这会儿,规矩立在一旁。
“指教谈不上,两条路线包含中土之地各国,国与国边陲交接都有防守,你们几乎怎么畅通无阻?”
司徒苍羽的铁骑虽凶猛,但单靠铁骑就能闯入各国边城直达各国中心城池,再把各国货物运往梁国交换,无论是精通商贸的商贾之辈,还是各国的君臣应当都没那么容易达成一致。
“将军考虑周全,两条商道贯穿各国的货物,的确最终流向楚城交易,但也不是只在楚城交易,就拿南边各国来说,虽然没有一整条贯穿的商道,但各比邻国之间都有互通商贸,我们只是把这些商道,链接成一条通往楚城的路线,以前的商贩多是一、两个之间进行买卖互通,以后他们可以走更远,两千铁骑保驾商队,也是向各国商贩递出一个信号。”
司徒苍羽狐疑,“信号?”
“没错,一个向中土之地所有商贩透露的新欢,他们可以走更远,去更远的异国进行买卖迎神,不仅自身的买卖能做大做强,连带提高国计民生,经济之策。”
“现在各国战事常有,许多国的财政营收的不稳定,当权君王自然都想励精图治,笼络商贾,只有我们把商道跑通,商道安全可兴,就不愁没有买卖交易不到楚城”
“我梁国楚城,无须十年,便可称为中土之地,最富足,最商贸的城池。”
幻聪一连串,从不同角度,打消司徒苍羽心中疑虑。
见司徒苍羽,端坐如山,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波澜,更探不出在想什么。
“兄长,陛下已经给楚城的知州发去密旨,不久会派遣朝官,在楚城设立司市,官贾,市舶使等等...一应政策都会同样落实。”
“骁勇善战的将军哥哥,只需给小弟两千铁骑便可。”
司徒苍羽目光落到冯珍珠身上,“冯公子,本将想听听你的想法。”
冯珍珠一愣,心道:听什么想法?幻兄把该交代不该交代的,都说全了,要我说点儿什么?
“回将军,草图路线规划,是在下与幻兄不假手于他人,花一旬时间,赶出来的,幻兄方才说讲的,皆是在下说想,并无他二。”
冯珍珠眼里闪过一丝灵光,又说道 “若将军担心我冯氏家族,这一点大可放心,这件事虽在将军府开诚布公的筹划,但我与幻兄商量好了,我们二人都不会在明面做这件事,在世人眼里,无论南、北两条商道也好,还是楚城贸易也好,都是梁国朝堂的推动,同样,我们会树立一位新秀商贾,此人全权代替明面上的事情。”
司徒苍羽挑起一边眉,问道 “余公子呢?”
不等冯珍珠开口,幻聪解释道 “余公子与我们是好友,再说南边商道对地貌广阔的蜀国利大于弊。”

司徒苍羽故意拿乔“雄关大营,你也去过,铁骑将士不是本将说了算”
幻聪面上笑呵呵,心里对司徒苍羽拳打脚踢,暗骂道:这都能要银子,是想银子想魔障了...
慢哟哟东袖袋里,掏出一大摞银票 “这是雄关大营一年的经费银,将军哥哥先收着,剩下的,小弟尽快补上。”
司徒苍羽用手中短匕,敲了敲桌面。
幻聪乖巧的将一摞银票放在面前,露出他纵横商海标准的笑。
司徒苍羽,扯嘴挂笑:“你们也辛苦几天了,先下去休息,明儿一早你俩收拾一番,去雄关大营”
两人从司徒苍羽的院里出来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得去膳厅大吃一顿。
冯珍珠想起方才的一幕,依旧觉得不可思议,问道 “幻兄,司徒将军,平日都是这般吗?”
幻聪冷笑一声,叹出一口气,“要银子时,都这副嘴脸。”
冯珍珠愤愤不平,“没想到,堂堂镇国将军,居然唯利是图、见钱眼开、利欲熏心,中饱私囊....”
“...也不能全怪他,边城太穷了,以前将军府,都是挖野菜饱腹.”
“那也不能用骑兵将士,当成租赁买卖,给他一人赚银子啊”
“这又不是第一次.”
“什么意思?”
“去年,他还和名苑楼租赁了几千名小卒,给名苑楼立青君.”
冯珍珠一时哑然,是什么,驱使威武霸气的梁国上将军,为了银子能做出这等事。
这一瞬间,司徒苍羽在冯珍珠的心里,失去了所有光环。
身为梁国人,骨子里对上将军的敬仰和历代夙愿,这一刻动摇无比。
“年纪轻轻,贪财暴敛,我要参他.”
幻聪皱眉,看了他一眼,满脸正气浩然,心中腹语:也...有魔障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