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凰神主 > 第十四章 十二楼台(四)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十二楼台(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殷洛将冰蚕玄丝绫两端分别捆在她和姬无夜的腰间,将小白往怀里一塞,这小东西她看着也挺喜欢的。

  带走,带走!

  终于爬上岸,殷洛大口呼吸着可爱的空气,回头拖着姬无夜上岸,近两米的高大男子,殷洛拉得很是吃力,好不容易拉上来。

  姬无夜一动不动,僵硬挺直横尸岸边,殷洛伸掌推了推:“喂,醒醒!”

  见姬无夜还是毫无反应,不会是嗝屁了吧?枉费她辛辛苦苦带上来?不能够,要么是她扔,怎能白白浪费她气力?

  一直戴着这面具也不嫌闷得慌,这得长得多丑?抬手揭开覆在姬无夜脸上的面具,真容倒是令殷洛惊讶了一番,长得真好看。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因为溺水而微微泛白的薄唇,即使闭眼躺在岸边,浑身上下无一不在张扬着尊贵的气息,在日光照耀下流光溢彩的水珠从他绝美脸庞滑落,带来视觉的致命诱惑。

  醒醒!殷洛抬起手掌拍打自己脸颊,什么样的美男没见过?阳刚的、斯文的、精致的、阳光的、欧洲、亚洲的、甚至非洲的,见得还少吗?至于么?这是带毒刺的玫瑰,要命的!

  前世那么多美男,都没有一款让她感兴趣,没想到居然在这犯起花痴来。

  没办法,她向来不喜欢白费力气,殷洛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姬无夜的鼻孔,另一只手握住他颏部抬起他下巴深吸一口气就往姬无夜嘴里吹去。

  随后双手交叉按压姬无夜胸口几下,再重复渡气。

  姬无夜只觉一股温润柔软的什么引在他的唇上,等反应过来时,大喊:“放肆!”

  但也只能在心底发怒,根本开不了口。

  只听见那可恶的女人碎碎念:“不应该啊,这都没有反应,不会真死了吧?”

  说着,又开始对着他的嘴吹气,这次姬无夜清晰听见自己心脏处砰砰的跳动声,一抹红晕爬上他脸颊,意识也逐渐清晰,眼睛刚睁开一条缝。

  “放肆!放开我主!”

  一剑朝殷洛飞刺而来,殷洛动作也是迅速飞身躲过,转身就奔向深林里,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主上,您没事吧?属下来迟,请主上降罪!”刚到,就见主上被一个女子非礼,吓得慕清三魂去了七魄。

  “无碍。”

  姬无夜声音一如既往冷淡,慕清却从中听出了主上言语中压抑的怒气!

  慕清天真的以为:是了,刚才被非礼的换做是他,他定然会暴怒,更何况主上。

  “主上,那十二楼台?”

  “消息有误,不是十二楼台,只是一只成年了的熔岩魈虎罢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姬无夜连最信任的属下也没有透露关于十二楼台的一丝信息。

  “成年的熔岩魈虎!主上,您?”

  “本君无碍,只是动用玄力,使了雷电遭了些反噬。”

  “主上......”姬无夜抬手打断慕清,见此,慕清退至其后。主上怎么做一定有主上的考量,他话向来不多,也不再出声。

  一时间微风拂过,天地间只余下身旁瀑布一片喧嚣的水声了。

  姬无夜微微失神地盯着眼前绿潭,脑海闪现遇见那可恶的女人后的一幕幕,五指紧握咯咯作响,真是气得心肝儿疼。

  最后浮现那柔软的触感,唇上仿佛还留有余温,脸刷地一下就红了,亏得慕清站在身后,要不然这一幕定会使慕清惊掉下巴。

  殷洛一路狂奔,还是早点跑吧,惹不起,惹不起,躲远点安全,谁知道那面具男会不会后悔来找她麻烦。

  也不知那老头在哪,这么大的深林上哪找去?

  殷洛只得转回之前她掉下裂缝前的哪里去碰碰运气,要是不在的话应该就是出去了,那就出去汇合。

  刚靠近之前的河岸边,各大宗门,都已离去,玄兽也不知所踪。

  之前人山人海的河岸只余一人,一阵阵轰隆声传来,一位白色袍子,本就是一头乱糟糟的银灰色鸡窝头现在更加不修边幅。

  挥舞着大刀一道道淡紫色玄气往已经闭合了的裂缝挥去,每一下隔断了水流,河底陷下去一分,周而复始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双眼瞠目欲裂。

  嘴里碎碎念叨:“老头我活了上百年,只有这么个小丫头合了我的品性,还巴望着给老头我养老呢,怎么就下去了?”

  “让你一天天作得很,你直接说你非要拿宝贝不可,老夫会不给你抢来?”

  “非要自己上去抢,自己几斤几两自己不清楚?非要闹腾,你看吧,这下好了,把自己都搭进去,你个小妮子,还没叫师傅呢?老夫怎么就只看上你这个作死的丫头来当弟子呢?”

  “不划算,非常不划算,这下没人养老了,也不会每天被气到跳脚了,定能活得更久。”

  说到后面语无伦次还蹲下掩面呜呜哭起来。

  到来的殷洛见到这一幕,通红了眼框,这老头,怎么这么蠢。

  “老头儿!”

  呜呜,都出现幻听了。

  “老头儿,想活得更久,这不太可能了,我回来了!”

  这次,无极是真真切切听到了,那死丫头的声音,无极身子僵硬地缓缓转身,不远处站着的不就是那能气死人的妮子么?

  完好的,之前肿胀如猪头一般的大脸已经不见,紫黑色也已褪去,恢复成了原貌的小脸神采奕奕朝他打招呼。

  完了,天爷呀,只剩魂魄前来与他道别了么?

  “死老头,干嘛呢?一副见鬼的样子。”殷洛移步上前,对着无极的胳膊就是一个顺时针旋转。

  “嘶,痛痛痛,放手放手!”无极急忙跳开,揉了揉胳膊,噫,痛的?

  “你这小妮子,是真的?”

  殷洛不禁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真的。”

  “这怎么回事?麒麟果找到了?炼制凝玄丹了?”这机缘可以啊。

  “恢复了吗?”殷洛一路来也不曾想起这个问题,抬手摸了摸脸颊,还真变小了。

  “在掉下裂缝的时候全身涌入一股暖流,之后就没有再爆体的感觉,应该是那金光团的原因吧?”

  “你还知道你掉进裂缝了啊?作什么啊?啊?脑袋被门夹了吗?去抢那东西,你以为在场众多高手能让你得手了去?差点把自己的小名都搭进去了你!”提起裂缝,无极又是一阵劈头盖脸数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