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极昼汉歌 > 第一章 我,你主子,打钱!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我,你主子,打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爷!对不住了!”

  杂草丛生的山沟中,一身粗布麻衣的小厮面对身前被五花大绑的白衣青年,纳头便拜。若不是身后还有几十个扛着大刀,光着膀子的大汉,倒真像是一幕感人的主仆离别剧。

  白衣青年额头被磕破一处,已经凝结的血痂从眉角一路蔓延到修长的脖颈上。青年的面容很俊秀,但身子却有些虚,毕竟他这幅被绑成大闸蟹的样子着实有些落魄。

  青年的眼睛很有灵气,让人过目难忘,只是以往飘忽不定的眼神如今却死死盯在这个叛主的小厮身上,恨不得手撕了他。

  没错,他,堂堂大汉朝宣威侯府次子,杨睿,被手底下的小厮卖了!

  即使如此,多年的贵族教育也能让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镇定自若,毕竟按理说,没人会闲着没事绑架他这个侯爵次子,除非是要以他为筹码,向他老爹讹诈。那也就是说,绑架他的人应该也是有身份,有地位,讲道理的。

  士可杀不可辱,这是大汉朝贵族博弈间的默契,即使是明天就要宰了杨睿,前一天双方也会互相行礼问好。如果杨睿老爹满足了他们的条件,杨睿则会被好吃好喝招待一番,礼送出境。

  至于事后报复,那也是应有之意,今天你绑我儿子,明天我抄你全家,五百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嘛,大家都习惯了。

  但让杨睿失态的是,这恶仆竟然把他打包卖给了山贼!

  宣威侯的仇家对手自然不少,哪怕落于其手杨睿也会泰然处之,坦然接受,但堂堂侯爵次子竟然被一个卑贱小厮卖给了连个正经名号都没有的山贼,这是对他的羞辱!死是小事,丢人是大事!

  “事到如今,我也不说废话了。”杨睿看着面前的昔日奴仆与嚣张山贼,眉头紧皱,多年的教育让他的声音自有一番上位者的威严。

  “牛二!你出卖我也就罢了,竟然与这山贼勾结!你好歹也是我侯府旧人,这么做就不觉得羞耻吗!哪怕你把我拐到草原卖给鲜卑王庭,我都不会苛责与你!”

  牛二被昔日主子训了一顿,不由得有些讪讪,但后头看了一眼那些山贼,却发现他们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的后臀,立刻汗流不止,出声为自己申辩。

  “少爷,我身为侯府家仆,本来不应该为区区金钱收买,但……”

  “但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

  被绑在树上,蹬腿都费劲的杨睿看了看被扔在牛二身旁的钱袋,更是心头火起不止!

  “荒唐!这点钱能干什么!买个宅子都不够!你从此落草为寇也好,远走他乡也罢,这么一袋子钱能够你挥霍几年?三年?五年?”

  牛二亦是泪流不止,爬上前抱住杨睿的大腿,嚎啕大哭:“少爷仁义,我岂能不知?便是我这等下人,少爷对我也是极好的,但,但小奴实在是在侯府呆不下去啊!只有想法子弄点盘缠远走高飞!”

  在一边清点财货的山贼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主仆二人无力回天的样子,让那些昔日高高在上的贵人们痛哭流涕,下跪求饶,最后将那些贵人一刀砍倒是他们最喜欢的活动。至于在这样的过程中顺路听说一些上层圈子的秘闻,更会让他们兴奋不已。

  只可惜,最近几十年,那些细皮嫩肉的贵族女眷几乎没走过这种险要山路,间接造成山贼们的人口出现滑坡,着实令他们恼火不已。

  至于面前这个面容俊秀,眉目英朗的贵公子,还有那个皮肤光滑,翘臀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味的小厮……憋得太久了,什么事他们做不出来?

  “少爷,少爷你也知道,三少爷有龙阳之好,他对我图谋不轨许久了啊!再不走,指不定哪天我,我就清白不保!对不住了啊少爷!”

  杨睿闻言更是怒气冲天:“放屁!你是我的人,杨略那小混蛋敢把你怎么样!他敢强迫你,找我做主就是了!从小我就是名动全城的俏公子,怎么没见那混蛋敢对我稍有不敬!”

  “少爷,话不能这么说啊少爷,你是三公子亲哥哥,而且他打不过你啊!”

  一旁的山贼们闻言更是满眼放光,谁能想到戍守辽东的宣威侯府里面竟然有这种丑事呢!如果以此为把柄,讹诈侯府,要上个足以支撑十年八年的财货岂不是美哉?

  如果他们敢这么干,杨睿确定,以自家老爹的性格,这群山贼八成会被挫骨扬灰,或者卖到青楼。不过他这个人质也肯定活不了,但被自家奴仆卖给这群草寇山贼,杨睿也确实羞愤欲死,还不如一刀抹脖子算了。

  在这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之中,与其面对那群山匪,杨睿宁愿选择立即自尽——他的骄傲和身份不允许他向这群人委曲求全。

  奈何他现在被五花大绑,虽然这群绑匪手段极其粗糙,但毕竟是从业多年的熟练工种,一时半会光靠自己的力量还真的挣不开。

  所幸,身为宣威侯次子,保命的手段还是学了一些的,比如他之前藏于袖袍之中,现在已经悄悄握在手里的刀片。

  别误会,这玩意本来是用于在事不可为之时自尽的——汉王朝的贵族对于尊严看得奇重无比,尤其是男性嫡脉人物。

  大丈夫可以马革裹尸而还,可死于君王五鼎之烹下,遭人暗算饮毒酒而死也无妨,生死常事尔,最好死前再来一段豪迈大笑三声之类的戏码,可能还会有一个嘴欠的史官把你写到《世家》或者《列传》里。

  杨睿满头大汗地盯着面前的牛二,眼角的余光却是瞥向了他身后的山贼。自己被绑在一片空旷地的树上,周围缺少遮蔽物,哪怕挣脱绳子后也很难迅速找到掩体。

  山贼的数量至少有二十人,不在自己视线中的山贼还不知隐藏了多少。虽然自己长于边郡,称得上弓马娴熟,但……

  这荒郊野地的山沟沟里,没弓又没马,让他拿头去秀?

  虽然周边草木繁盛,杨睿自问可以凭借地形靠着走位对付三五个山贼不在话下,但之后怎么办呢?

  根据杨睿上山时的记忆,这附近是一片连绵的山区,很可能已经快到辽西边境了,没人领路的话只怕极容易葬身于此,偏偏能找到的认路之人只有眼前的山贼!

  对峙间,杨睿已经悄悄割断了大部分绳子,保留一根只割了一半,引而不发。

  杨睿这次离家远行,本来是要带着礼物到自家的世交——曲城侯府拜会一番,沟通一下感情,办点正事,却不想被牛二出卖,自己被蒙着眼睛扛到山下才解开眼罩,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说不定堂堂侯爵次子要沦落到上山当野人的地步。

  弓弩自然是随身带了的,但却早早被山贼收缴起来,如今杨睿赤手空拳,想要对付眼前的二十多个山贼完全是痴人说梦,除非从山贼手里夺下砍刀……

  非常之时,只能行非常之事,杨睿素来不喜弄险,但面对眼前的险境,只好寻求一些会对自己造成严重后遗症的帮助了……

  “鲲鲲,别装死了!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告诉我该怎么办,不然咱俩全得交代在这里!”

  杨睿平日里自有不少保命之法,但当下情形凶险万分,只有动用自己从没有透露给任何人的压箱底牌了!

  鲲乃上古巨兽,擅长吞噬其他巨兽,大多由最低级的骨鲲进化而来,但亦有传承无数岁月之鲲,生而具有灵智,有鬼神莫测之异能。

  其中,上古鲲族最神秘的数支传承中,便有一只素以智慧而闻名——才鲲!

  杨睿隐瞒了这个秘密十五年——他,杨睿,来自蓝星的网络小说扑街写手,正是这一代才鲲的主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