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只是个修真渣 > 第五章 喝酒说话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喝酒说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林对着面前这食盒托腮瞪了好一会儿,这该怎么处理呢,这是个很巨大的问题。

  按理说,自己直接悄咪咪的一口吞了,这是最保险的。这也是韩萱儿所想的。

  可王林能这么做嘛,他能这么做吗?

  那指定不能啊。

  王林摇了摇脑袋,这株药草使得他有些头疼。

  而且更不能被别人发现,要是被别人发现,那自己怎么解释?这是自己摔了一跤然后就冒出来的?

  这比自己穿越过来还荒唐好吧…………

  王林将那个装药材的盒子从食盒中拿了出来。

  食盒甚至都被冰晶草弄得有些发凉,但也仅仅有一点凉意,并非直接像一块冰一样。

  王林将盒子拿出来仔细的端详,这左看右看,也没有什么………

  然而,就在王林举着盒子,一脸认真的时候,王林忽然听得门外有沉重的脚步声。

  王林啊!

  奎叔拎着东西,推门而入………

  王林紧张的看着刚刚推门而入的奎叔,双手老老实实的背在身后,而那株冰晶草,此刻就在王林的双手中。

  王林是十分信任奎叔的,但毕竟这个东西是从韩萱儿哪儿拿来的。容易惹麻烦,所以,还是能自己知道,就自己知道的好。

  奎叔直接在桌边找了个板凳一屁股坐下,桌子上放着打开的食盒。

  王林啊。

  不管身在何处,奎叔总喜欢先感叹一阵儿,然后再说事情。

  哎,奎叔你说。

  王林面容堆笑,一脸乐呵但不无紧张的对着奎叔说道。

  奎叔先是感叹一阵沧海桑田,世事变幻后,又感叹到门内的变化,时间的流逝。

  待奎叔讲的差不多的时候,奎叔将身上的上衣一甩。

  便大手大脚的拽了拽衣袖,拉了拉裤腿,看这架势是要说正事了!

  单论这个大手脚的动作,王林多多少少也是受到了奎叔的影响,王林在平常也是显得有几分大大咧咧的感觉。

  不过男人嘛,又不是大家闺秀,干嘛扭扭捏捏的。

  此时奎叔面带正色,搞得王林心里没了底儿。

  不自觉的偷偷将背在身后的冰晶草也更加往里塞了塞。

  王林啊,我可跟你说,你可是有了福分了!哈哈哈哈!

  面前的奎叔像是喝醉了一般,说不了几句话就一阵大笑,像是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

  王林也被勾起了好奇心,将身子往前靠了靠,想听听,奎叔到底有什么好事,自己又怎么还有福分了。

  只见奎叔先是摇了摇头,摆了摆手,也不急着说。

  而是将拎来的一坛酒,两叠小菜,一点花生米。

  放到了桌子上。

  来!

  奎叔大手翻转着一挥,豪迈的一声大呼,刚刚还没喝够,嗝~

  再来陪奎叔我喝点!

  咱边喝边聊,哈哈哈哈。

  王林推辞不过,也确实没有什么好推辞的,不就是喝两口小酒嘛。

  可现在不是时候啊,冰晶草就在自己身后,这怎么搞。

  哎,王林啊!

  你想啥呢,你这手背在身后是啥意思,我这又不是训你,是跟你说好事呢!

  说罢,奎叔将几叠小菜摆下。

  王林趁机立马伸出一只手将桌子上的食盒轻轻拿下桌子,而趁着奎叔不注意,偷偷的将冰晶草又放入了食盒中。

  王林的反应也是迅速,趁着奎叔摆菜的同时,自己拿走食盒,给奎叔腾空间。

  顺便又将冰晶草给藏了里边。

  做完这一切,王林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随后端起有几分劣质的酒杯,说道。

  哈哈哈哈,奎叔,来,我敬你!

  王林这下没了心头担忧之事,自然也是渐渐放的开了,与奎叔也是喝的痛快。

  王林啊。

  奎叔将筷子一放,打了一个酒嗝,红彤彤的脸,在烛光照耀下显得红润,如同一副色彩鲜艳的油画一般。

  我……嗝~

  我可跟你说,这次,……

  这次你入门,奎叔包了!

  奎叔能让你进得门内!!

  王林也是喝的有几分大了,迷迷糊糊间,就听见奎叔说,让自己入门什么的一些事。

  这自然是………

  瞎说。

  王林听得也就图一乐,并未当真,奎叔又不是什么掌门那种人物,难不成随手指个弟子,就说他能入门了?

  奎叔见王林不信,也不恼。

  趴在桌子上,又是喝了口小酒,开始断断续续的讲起了事情的过程。

  ……………

  这天。

  张奎正在灶房做着饭,忽然一个伙计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就指着门外说道。

  奎哥,张奎哥!

  别做饭了,快……快跟我走!

  张奎还纳闷呢,自己做饭做的好好的,咋突然让自己别做了。

  就听那伙计上气不接下气,一口气喘了好一阵儿,扶着门框,捂着胸口说道。

  门………门内来人了!

  张奎一听,立马大惊,翻手急忙将灶台下火一灭,锅盖一盖,匆匆忙忙的简单收拾了一下。

  便一步两跟头的,跟着这位伙计冲了出去。

  张奎……

  一位带着长白胡须的老者喊到。

  张奎哪敢耽搁,立马上前听命。

  老者面容平静淡然,不急不忙的缓缓开口道。

  原,门内杂役处,负责此事的人员告老还乡。今,门内新弟子即将入门,但杂役处缺乏人员。

  张奎,你可带几名弟子,来杂役处。你,可获得相等的报酬。而你所带弟子………

  老者思考了一会儿后,不掺杂任何感情的缓慢的说道。

  可与普通入门弟子一样,修行一二,但待遇,不会与普通入门弟子相同。

  而且,也需要进行试炼,但相比于普通弟子,定会简单一些。

  你,也便回去准备一下吧,等门内新生弟子入门之时,便是尔等入门之时。

  …………

  你知道了嘛!你有机会进入门内!

  奎叔有些兴高采烈的拍着桌子说道。

  王林也被带动起了情绪。

  但………

  自己还是没啥机会……

  门内的杂役弟子,也是需要试炼的,而自己的这个修为,能不能达标还是个大问题。

  感受到自己练气境三层的修为,不知为何,有些肝疼。

  王林连忙喝了两口酒,压住了自己才泛起一点点的高兴心理。

  奎叔原本就喝的差不了多少,纵然奎叔的酒量再怎么好,经不起这两次畅饮。

  奎叔左扭扭右晃晃的离去了。

  王林还是不放心,反正奎叔的住处也不远,自己也就把他送了过去。

  返回到住处后,已经到了深夜,烛光的火焰映照整座屋子。

  而那个食盒上,却在王林眼中,反射着奇异的光芒。
sitemap